aff46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二百八十九章:目的分享-fijbm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灰白的三层小楼有两层地下室,走廊和天花板都显得十分矮窄,越走越窄,像是要塌下来让人喘不过气,听中年人说这个地方是寰亚集团以前的临时仓库,堆着各种各样的废旧机械零件和设备,一开始是没打算住人的,但楚天骄开口说没地儿住,寰亚集团的老板就干脆让人收拾了一间让他住下。
空调压缩机的嗡嗡声从走廊那头传到这头,到处都是灰尘,人一走动起来带着风吹得直让人扇鼻皱眉,中年人似乎也是这片地方待久了很习惯的屏住了呼吸,从袖里抖落出一大挂钥匙边翻着边说,“这地方有些年生了,以前我还常来…咳咳…但后来老楚没了就没怎么下来过了,现在想起来他也是挺能的,一住就是…咳…几年没换过地方,我给他说过几家便宜的出租屋他都拒绝了,说是得存点钱好等以后儿子结婚随礼…唉,谁又知道天灾人祸来得那么快,我打听过交通局那边说只找到了迈巴赫的尸体,至于司机…撞的比臊子还要细碎车里车外到处都是血。”
“有人认领过尸体吗?”林年看着走廊上一扇扇紧闭的铁皮大门,每一扇门上都有着白色油漆刷的编号,从001一直往后走,白炽灯挂在头顶的天花板散发着温度和光,将他们的影子照得在走廊里飘忽补丁。
“说是撞得太烂了,认领不了,草草收拾了就算了,葬礼也没有…老楚这个人平时跟我们关系好,但一到丧葬出殡这种要花钱的时候倒是谁也没赶着去接雷,连个像样的葬礼也没有,坟墓也没有,我想去烧点东西都没地儿去,只能回以前我们俩经常吃卤大肠的摊子上点一道菜抽个烟喝啤酒得了。”中年人看着这条物是人非的走廊咳嗽了两下小声说,“再往里走煤油味可能更大,小哥你要不要我回去给你拿个口罩?”
军爷谋婚:痞妻撩人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不用了。”林年摇头,又想起什么似的问,“这里煤油味一直这么大么?”
軍校光陰 嚴亮
“以前后面厂子里开工起来味道是现在的好几倍,呛得人不敢下来…但老楚不一样,他住惯了,再大的煤油味都敢往下面钻。”
林年点了点头…混血种在某些地方的确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对于正常人来说是难以忍受乃至极端的环境,如果楚天骄真的是‘S’级,那对于他们这群人来说住的地方煤油味大不大也不过是舒服和不太舒服的区别罢了,别说的煤油味,就算是在空气温度能烫伤呼吸道的火场里,他们也能自由呼吸乃至全力战斗。
“老楚这辈子过得蛮苦的…可我估计要不是那天他儿子和他一起在车上出了事情,他车祸死了的事情他前妻估计知都不会知道,都说落地生根,但我感觉他在这边过了十几二十年还是没什么根基,死无全尸,就连埋都埋不进地下里去。”中年人轻叹着说。
重生名门世子妃
“只要没有死人埋在地下,你就不属于这个地方。”林年点头。
“说得真好啊…小哥是高材生吗?这次找老楚是来找素材的?”中年人也缓缓从回忆中拔了出来。
“不,我认识他的儿子。”林年说,“刚才那句话是我在书上读到过的,觉得拿来形容他很适合。”
“那为什么来找我的不是他儿子?”中年人有些讶异。
林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楚子航从来都不认为楚天骄是出车祸死的,那晚觐见神祇的一幕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楚子航的脑海里,这辈子他的目标只会是再度找上那位神祇狮子似的暴跳上去要祂把那个男人还回来。
但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的事情也截然不同,林年以一个‘S’级专员的身份接触到楚天骄的事情,必然会用更加理性的出发点去分析这件事。对于楚子航来说楚天骄是他的亲生父亲,在这座城市生下他,养他到了六岁,然后家庭裂变自此分崩离析了,直至后来才发生了高架路上的悲剧。
但在林年的眼中,楚天骄从来都不是一个父亲,而是一个能令大多数人敬畏三分的超级混血种,来到这座城市只为了奔赴向某个使命,只是在偶然间认识了舞蹈团的那个女人坠入爱河,这也不过是他完成使命路上的插曲…他极有可能一开始就是冲着奥丁而来的,知道在这座城市存在着一个尼伯龙根,然而在那一晚他才得愿以偿地进到了里面,只不过唯一的失误是带上了自己的孩子。
楚天骄的安全屋里一定藏着什么秘密,如果能揭开这个秘密说不定林年就能对奥丁的真面目更加了解一些,大概率也可以解开他如今心里藏着的最大的一个疑惑。
“老楚的屋子就是这个了,很久没打开过了,也不知道里面情况有多糟糕…做好点心理准备总是没错的。”中年人咳嗽着站在了一扇漆着‘062’的房间前拿出找了很久的钥匙打开了锁,推开了门。
较沉闷的走廊更加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一股尘土的气味从地上升腾而起,房间里并没有像中年人说的那样不堪入目,反倒是出奇的整洁,没有太多空气流动的缘故灰尘也不见有多少,一张双人床、一个床头柜,靠墙边有一张写字桌再算上角落的冰箱,这大概就是这间房间里所有的家具了。
“…没老鼠就好,不过老楚这人也不大喜欢往房间里带吃的,估计老鼠都不稀罕进来。”中年人看见房间的布局似是触景生情了,眼里浮现起了怅然,人到了他这个年纪总喜欢回忆过去,有人说这是老了征兆,不止人老了,心也一起老了,才会回忆前曾经岁月的种种好。
“我自己坐一会儿吧。”林年抬了抬手有了逐客的意思…可殊不知他才是来客。
“好,如果有什么需要上来叫我就是了,我就在一楼等你。”中年人也不在意主次之分,他只是个被吩咐办事儿的,别看面前这个男孩年纪比他小很多,但对方一句话的功夫大概就能让自己饭碗不保…亦或者重新找上一份不错的工?前提是别惹对方不舒服就是了。
極道特種兵
中年男人走了,林年走进了这间屋子里,在他的身后有人帮他关上了门,砰的一声,带起了点零星的灰尘。
金发女孩拍了拍手,转悠到了林年的前面,抢先一步在这个房间里晃荡了起来,小脚踩在薄薄灰尘的地上却是没留下半点印记,在她想的时候她似乎可以突破虚与实的界限扰动现实,在她不愿意的时候她又变回了那个幽灵只存在于林年的视线之中。
“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这段时间你出来的很勤快啊。”林年走到了双人床边上,床头柜上放着几本老款的《故事会》,他捡起一本细细地翻了起来,上面的一篇篇小故事还是想以前一样,充满了光怪陆离,但又格外引人入胜。
“现在时代在进步,3D电影落伍了,光是看现场直播没意思,像这样的5D全息电影才是全新的未来!”金发女孩跳到了那张床上蹦跶了两下,震得床板砰砰响,她有些不乐意地瘪了瘪嘴,抬手用力拍了两下床榻全是木板子的邦邦声。
“我还以为你担心我能找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出来想阻止我呢。”林年放下了没找到什么线索的《故事会》,看向了在床上躺得好好的金发女孩,对方还掀开了一角被子拍了拍示意他一起进来睡。
“今天说话怎么这么生分,难道你把我想成幕后黑手了?”金发女孩掀着被子脸上堆满了笑容。
为皇的诞生献上祝福
“没什么,只是联想到了点东西。”林年走到了写字桌前,拿起了上面摆着的全家福,照片是在游乐园拍的,还算英俊的男人搂着漂亮的女人和可爱的男孩站在一起,男孩手里拿着个冰激凌专心致志地舔着…他这才发现原来楚子航不是那一晚之后才性情大变面瘫起来的,而是他打小就面瘫,吃冰激凌好,拍全家福也好,脸上全都没什么表情。
“能让一个‘S’级隐姓埋名这么多年,每天干着挑泥灰和搬锅炉的活儿,就连妻儿都可以放弃,终日住在煤油味超标的地下室里直到死去…他一定是为了什么不得了的使命才会这么忍辱负重的吧?”金发女孩坐在硬板床上抱着膝盖看着写字台前的林年。
林年放下了全家福,又走到了小冰箱前拉开冰箱门,没有想象中发霉的食物,里面空空荡荡的,唯一留下的是三罐还没来得及喝的啤酒,他拿出一罐看了眼生产日期,已经过期足足四年了,大概里面的酒液也发生浑浊和沉淀现象了,倒出来的颜色会比可乐还要黑。
“楚天骄的确是‘S’级,货真价实的超级混血种,这一点我可以直接告诉你。”金发女孩忽然说。
林年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这个消息他凭借着自己搜集到的情报就几乎已经可以证实了,现在金发女孩再说起这个不过是马后炮而已,锦上添花都算不上。
“楚天骄上高架路被奥丁截住是因为他带着某样东西,而不是他的血统本身。”金发女孩又说。
这世不再放手 墨则卿月
林年站住了脚步,看向了金发女孩皱起了眉头,奥丁找上楚天骄是因为他带着一个重要的东西?什么东西能让那位神祇为之奔劳挥矛?
这可是一个猛料,可当谜语人忽然公布谜底的时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已经接近答案了,可在这间信息比白纸还干净的屋子里哪儿有什么楚天骄留下来的情报?
忽然间,林年的视线落在了金发女孩坐着的床榻上…似乎从一开始,进到房屋的第一时间,金发女孩就已经对他做出提示了。
他看着金发女孩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如果奥丁找上的不是楚天骄而是他带的某种东西,那他岂不是可以肯定金发女孩的“本质”和那件东西存在着一定的相同点吗?再从而去调查…
惑君心:皇妃妖 颜若倾
金发女孩看着他沉吟的模样忍不住低笑了一下:“你真正的目的不就是想借着楚天骄的事情调查出我到底是什么东西吗?你要想知道的话直说啊,我会帮你的…就像往常一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