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14e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一人得道 txt-第一百七十四章 圓鱗金光出寒水閲讀-n38y6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龙王符篆,源于水域,符篆气息若是相似,该是水流相同……”
陈错当初观想心中神时,曾得庙龙王遗留之念的指点,更曾一念入过往之境,看了那座龙王庙的兴衰。
“但今日这条河乃大河支流,和龙王庙旁的那条河似乎不同,能是同一条?又或者,因年代久远,山川变化所致?”
思量着,陈错看着小猪那张脸,问道:“若有神灵符篆,你能辨认出是否属于庙龙王前辈吗?”
“俺不能。”小猪说的理直气壮。
“……”
小猪跟着又道:“神灵若殁,符篆上的印记都会消散,除非……”它露出几分迟疑之色,旋即摇摇头,“老龙的符篆该是不在了。”
陈错沉吟片刻,道:“有何玄虚,也不难探查,请猪兄为我护法,我好一探究竟。”
“哼哼,让俺护法,你算是找对猪了,你放心的去吧!”说着,小猪便趴在陈错身前。
陈错听它说的古怪,但也不深究,当即盘坐下来,一念入梦。
一步踏入梦泽,他立刻感到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触。
“三年闭关,未入梦泽,但我将小葫芦炼化为本命法宝,为心中神执掌,等于是蕴养、沉淀了三年,联系越发紧密,连带着和梦泽之间的联系,也越发紧密了。”
目光一扫,陈错就看着不远处的一团金光,正要过去,忽然心中一动,身形消失在原地。
.
.
“桀桀,你这狴犴,不知好歹,老夫何等身份,想与你说说话,你居然不理不睬!真个作孽!”
云雾深处,正有一根黑幡当空招展,杆身上能看到一节节痕迹,赫然是拼接而成。
黑幡边上,趴着凶兽狴犴,浑身电光闪烁,一脸烦扰,忽的,它神色微变,吼叫着就朝一处扑去,但刚扑到一半,就骤然消失,不见了踪影。
随即,陈错显露身形。
黑幡一愣,旋即透出喜意,道:“你可算是来了!好后生,老夫想通了,大道面前哪分门户?你若想学造化之法,尽管来问老夫,你这般资质的弟子,多少宗门求都求不来!老夫又怎会拒绝?”
陈错笑道:“前辈该不会是三年寂寞,无人诉说,憋闷难受,才有这套说辞吧?”
“居然三年了?”黑幡闻言感慨起来:“那狴犴一灭一生,不过一瞬,就像是睁眼闭眼一般,殊不知老夫却熬了三年!此处无日夜交替,除了白茫茫一片,一切皆无,哪是人待的地方!”
“前辈说笑了,寻仙求道,磨炼道心,怎会畏惧孤寂呢?”
黑幡道:“老夫又不是修士,无需修行,更不能入定,尔等修士一个入定十年、百年就像是大梦一场,难道要让老夫在旁边生生看着,这是人干的事吗?话说回来,你想学那套功法,只管来问!”
陈错摇摇头,道:“太华功法尚未习练纯熟,暂时不想涉猎太多。”
黑幡一愣,接着便担心陈错离去,赶紧道:“小子!不学功法,老夫也有大用,造化道之人既已对你出手,必然还有后续,他们或许不敢再在太华山上动手,可你若是离了山……”说到此处,忽然一顿,道:“你该不会已经离了太华山吧?”
陈错并不回答,反问道:“前辈可知,造化道为何对我出手?”
“老夫不知……”黑幡摇摇晃晃。
“……”
黑幡赶紧解释道:“老夫是在太华秘境中被那女娃唤醒,他们都是用时才让老夫醒来,哪像你,扔在此处不闻不问!”说话间,居然有几分幽怨之意。
陈错轻咳两声,道:“既然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告辞!”
“别急!”黑幡立刻道,“老夫固然不知他们出手缘由,但对造化道之事所知甚多,你时常与老夫说说话,碰到事情让老夫参谋一二,说不定就能窥得玄机,反过来去算计他们!”
陈错沉吟片刻,笑道:“前辈这是要以言语框我,谋划着脱身呢。”
黑幡有几分急了,道:“老夫也不求脱身,你不是会三生化圣道吗,老夫可以让你借力,让老夫出去透透气就好……”
“若是借力,要先解封,前辈真个一点诚意都没有,告辞!”陈错说着,便要离去。
金牌女神医
黑幡马上接话:“老夫也知道,一时之间难以取信于你。不如这样,老夫先将造化道的同门辨别、传讯之法传授给你,等你见着造化道的人了,就知道老夫所言不虚!”说着,也不管陈错理不理,便凝聚一点念头,当空铺展开来,陈述一套功法。
陈错只看了一眼,就记忆下来,太华心诀一转,便知了大概,果然是一套用来辨认、传讯的同门之法。
“桀桀,造化道渗透天下朝廷,外门弟子多从官府、世家中招收,你掌握了这套功法,也能调动他们,不知道能省去多少事,更能借机探查虚实。”
“怕是一个不小心,也要泄露行藏。”陈错收回目光,摇摇头。
黑幡就道:“这事老夫也有法子,你也知晓,老夫幡中能藏真名,你日后只要得了哪个造化门人之名,自然能冒名顶替,把人一宰,便无破绽,而且不止造化道,就是其他宗门……”
“说到底,还是要与前辈解封……”陈错轻笑一声,想着若用梦泽复制一根心魂幡,能否借力用之。
但这要日后慢慢谋划,当下他也听那黑幡聒噪了,一步迈出,已是挪移离去,再次到了那团金光跟前。
走近进步,陈错尚无动作,那金光已然震颤起来,一条鲤鱼虚影在其中游荡起来,隐隐有寒气散溢,透露出一股挣扎意念!
随即,云雾聚拢,梦泽之力镇压下来,强行令那金光平息下来。
陈错默默看着,心中明镜一般。
“梦泽之力可以镇压这道符篆,却无法将那鱼妖与符篆分开,既然如此……”
念落,他一挥手,放开了梦泽的部分压制,问道:“我且问你,你是从何处得的这道敕令符篆?”
那金光一跃而起,勾勒出鲤鱼轮廓,道:“你这修士,速速放了本座!本座乃是三十里河神,河水不干,神灵不灭!你便是囚了本座也无用……”
轰!
话未说完,一个道人凭空落下。
这道士少年模样,额生一目,三目皆闭,气势如渊如岳,镇得那鲤鱼轮廓溃散,重新化作金光!
长生化身!
“这是何方神圣?”鲤鱼之魂瑟瑟发抖,随即福至心灵,居然开始哀求,“原是真仙当面!还望真仙饶命,小妖愿意归顺……”
陈错立于化身之侧,还是问着:“你从何处得的符篆?”
话音落下,威压更重几分,那金光忽明忽暗起来!
鲤鱼魂魄更是心惊,颤颤道:“小妖,小妖……不敢说,还望仙长饶命!饶命啊!”
陈错闻言,神色漠然,道:“既如此,我只好亲自探究了!”话落,便化作一念,遁入长生化身!
当即,那化身睁开眼睛,浑身光影变化,转眼从少年长成青年,长发及腰,散落开来,身上衣衫一荡,还是玄色道袍,一手抓出,那金光便显出模糊符篆,被直接拿入袖中!
跟着,化身崩溃,重新显露陈错本尊模样,手中拿着一团金光。
对面,鲤鱼魂魄颤颤发抖,噤若寒蝉。
.
.
就在陈错接触到金光的瞬间。
奴隶 情人
某一处,有座漆黑庙宇微微一震,显出一点光亮,竟是一双血色眼眸,霍霍生光。
“二百年了……”
剧烈震荡之中,一对巨大的翅膀缓缓展开,遮天蔽地!
知执照念顾思余 孤独幻者
哗啦!哗啦!
伴随着一阵铁链声响,浓烈的妖气散发开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