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墨桑 愛下-第174章 閒話閲讀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黑马这个行家出面,铺子买的爽利而快,李桑柔去了趟对面的军营,请文诚给写个招牌。
文诚没敢答应,只含糊笑着,说隔天给李桑柔送过去。
等到天黑之后,顾晞回来,文诚笑说了李桑柔过来求写招牌的事儿。
“她找好铺子了?在哪儿?你去看过没有?”顾晞扬眉笑问道。
“说离南门不远,南门一带都是热闹地方。
看倒没去看,你也知道大当家的脾气,咱们知道的时候,肯定是一切都妥当了。
说是掌柜都找好了,快的话,后天就能开业了。”文诚一字没敢提大当家请他写这一句,有所隐瞒,未免有几分心虚,心虚之下,话就多了点儿。
“嗯,她要做多大的招牌?写几个字?”顾晞抽了张纸出来,亲自动手研墨。
“那倒没说,不过顺风的铺子,都是只有顺风两个字,不管多大的招牌,都只有两个字。”文诚笑道。
“这是她聪明,就两个字,又大,看过一眼就能记住。”顾晞挑挑拣拣,选了只大狼毫,写了一张,左看右看,团起来扔进了纸篓,再写。
一连写了十来张,换过两三回笔,总算写出张满意的了,拎起来看了看,再让如意举着,离远点儿再看了看,远看也不错。
“你去一趟,问大常吧,问他招牌要做多大,把招牌做好送过去,算是贺她新铺开业。”顾晞吩咐如意。
如意笑应了,举着顺风两个字儿,一路小跑出去,先往对面找大常。
……………………
如意当差,一向是没话说的,让人盯着工匠,连夜做出来,第二天一早,请顾晞过了目,就送到了铺子里。
当天傍晚,孟彦清带着的十几个人,迎出几百里,接回了急赶过来的顺风骑手,以及跟过来查看的王壮父子。
李桑柔正在铺子里,背着手,看着几个工匠,贴着铺门竖一根高高的旗杆。
高的出奇的旗杆,是顺风的标志。
“大当家。”王壮看到李桑柔,忙上前见礼。
“辛苦了。”李桑柔微笑欠身,“这是你儿子吧,长的真像你。”
“是,这是老大,大勇,快给大当家磕头。”王壮推了把儿子王大勇。
王大勇急忙跪倒磕头。
刘婆子已经从铺子里出来了,浑身拿捏的站在李桑柔身后,有点儿不知所措。
周姐儿背后背着儿子,躲在刘婆子身后,怯意中透着好奇,看着铺子门口的王壮父子,以及正在拴马的两个骑手。
“这是王大管事,王壮,顺风骑手总管事。这是刘掌柜,刘香。这是刘掌柜的闺女,周姐儿。”李桑柔先介绍了,接着吩咐刘婆子:“照大常告诉你的规矩,跟他们清点交接,明天一早就开张。”
“王大管事好,是,明天就?还没看黄历。”刘婆子被李桑柔一串儿话说的,有点儿跟不上。
“大当家的从来不看黄历,搁大当家这里,哪天都是吉日。”王壮笑接了句,“刘掌柜以后就知道了,咱们顺风,百无禁忌。”
“择日不如撞日。”李桑柔笑接了句,示意王壮,“旗子带来了?给刘掌柜。明天一早,把旗子升起来,就开门做生意了。”
“要不要放挂炮?总得……”刘婆子摊着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从她昨天一早上回了话,到现在,两天的功夫,铺子买好了,一应陈设安排好了,崭崭新的招牌说挂就挂上了,这根高的出奇的杆子,说竖就竖起来了,这明天,就要开张了!
做生意开铺子快成这样的,她听都没听说过!
“这铺子是你的,你要是想放,就买一挂放放听个响儿。”李桑柔随意之极的挥着手。
“大勇,去买挂一千响的,明天一早,我跟大勇过来给你贺贺。”王壮笑起来,“大当家的不喜欢这些热闹。”
“随你们贺。”李桑柔笑着挥了挥手。
……………………
隔天一清早,顺风的大旗升起来,王壮的大儿子王大勇挑着长竹竿,放了串千响的鞭炮,顺风鄂州派送铺,隆重开业。
鞭炮的硝烟还没散尽,百城就到了,买了两份朝报两份晚报,一边排着大钱,一边极其家常的和刘婆子说笑。
他这多买的一份,是如意托他买的,如意天刚亮就侍候大帅出城巡查去了,来不及过来,反正他要过来买,就多买一份。
以及,大帅这字写得真好,鎏上金挂起来,比写在纸上的时候还要好看。
如意还嘱咐他多看几眼,看看招牌有什么不妥没有,哪有什么不妥?真是好看得很。
絮絮叨叨的百城拿着两份朝报两份晚报,笑眯眯的拱手告辞,走前还冲小石头眨了眨眼,逗的小石头咯咯咯一阵笑。
“婶子,这是那个官儿!”看着百城出门走远了,周姐儿猛抽了口气。
“我知道!我看到了,我认得他!我去看看咱这招牌!”刘婆子三步两步冲出铺子,站在铺子门口,仰头看着门头上黑底鎏金的两个大字。
这竟然是大帅写的!
周姐儿也跟了出来,站在刘婆子旁边,仰头看着那两个大字。
“哎!给我拿份朝报!”一个长随打扮的中年男人,从两人身边绕进铺子,再伸头出来,喊了句。
“来了来了!”刘婆子一头扎进铺子,赶紧收钱卖报。
刚刚吃过午饭,五百份朝报,五百份晚报就卖光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墨桑 起點-第174章 閒話閲讀
头一天开张,送过来的邮袋里,只有朝报和晚报,还没有信件,卖完小报,今天的活儿就算结束了。
刘婆子一份份理着跟着小报送过来的上千份印着寄信价目,寄物价目,以及怎么订报的一张张红纸招贴。
“妮儿,你抱着孩子在铺子里看着,我出去把这招贴往各家送送。”刘婆子数了几十份出来,和周姐儿笑道。
“嗯,婶子慢点儿,我算算帐。”周姐儿一脸喜气。
昨天看到高高两堆朝报晚报,她挺发愁,想着这么多,不知道得卖多少天,谁知道一个半天,就卖空了!这可得有不少钱!
……………………
李桑柔坐在顺风铺子斜对面的茶楼二楼,看着一个个长随小厮,个个都是绷着脸,不幅不想进但不得不进的模样,怀里揣着朝报晚报出来,在铺子门口先左右看,看过再走,一幅鬼祟模样。
也有穿着长衫,自己过来买小报的,从铺子门口昂然过去,像被惊醒一般站住,折扇打手,李桑柔甚至能听到一声唉呀惊叹,接着一个斜步迈进铺子,片刻,握着卷得紧紧的朝报晚报,紧拧着眉,一幅忍辱负重的模样,急步往回走。
李桑柔抿着茶笑看。
这一千份小报,卖的比她预想的快,嗯,这样多好,这活泼泼的人世间。
李桑柔心情愉快,看着刘婆子抱着一摞子招贴出了铺子,从茶坊出来,沿街逛过去。
路过一家雕花剪纸店,李桑柔进去,买了一厚摞红的绿的剪纸,再逛到一家绣坊,买了十几个绣工精致的帕子,再前面一家南北货店,买了几条鱼干,几钵头糖蕌头。
就在南北货店里,找店家要了纸笔,写了张小条,让潘定邦分一半给宁和公主以及顾暃,吩咐窜条和大头去顺风铺子,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寄给潘定邦。
等窜条和大头寄好回来,三个人找地方吃了晚饭,慢慢悠悠逛回去住处。
刚进了院子,还没坐下,如意就到了,上前见礼笑道:“世子爷让小的过来看看大当家可得空儿,若是有空,世子爷请大当家过去说说话儿。”
“嗯。”李桑柔站起来,跟着如意出来,进了斜对面的军营。
听到禀报,顾晞迎出来,指了指营地后面的城墙,“上去走走?”
“好。”李桑柔笑应,和顾晞一起,穿过营地,沿着陡峭的石梯上到城墙上。
城墙外,齐军大营背靠城墙,往北戒备,两人顺着城墙,往南边过去。
“随州那边怎么样?”李桑柔随口问了句。
“咱们拿下鄂州后,就围起来了,不过,这会儿还围不严实,上流襄阳城,和汉水对岸,都能顺水供给,我让文彦超耐住性子,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
顾晞背着手,从声音到神态,看起来都十分轻松惬意。
“往随州的供给线打通了?”李桑柔想了想,笑问道。
“嗯,从平靖关过来的陆路,北有文彦超部,南面是咱们,大致无虞,江上水路,虽说逆流而上,十分艰难,一路上又要防备江南袭击,可跟陆路比,胜在量大,一段一段接应过来,已经送过来两趟了,都十分顺当。”
顾晞伸直胳膊,舒展了下。
“拿下鄂州,整个荆州就有一半握在手里了,大哥来信,让我稳住,要稳步蚕食,这是大哥跟我,这十来年定下来的方略。”
“嗯。”李桑柔不懂这些,只听不说话。
“你的铺子开出来了,接下来准备做什么?回建乐城吗?”顾晞看起来很随意的问道。
“还没想好,先歇一歇吧,在这鄂州城过了年再说。”李桑柔笑道。
顾晞笑出来,“那今年咱们一起过年。皇上点了潘定江过来知鄂州府,算着行程,十一月中旬应该能到了。
鄂州府衙里,那些书办小吏,说是天天过去衙门,守真实在顾不上他们,等潘定江到了再说吧。”
“潘相真是舍得。”李桑柔语调里带着几分赞叹。
“我荐了王章,若论才干,王章更合适驻守鄂州,不过,这会儿,这鄂州府尹,潘定江确实比王章合适。”顾晞笑道。
“嗯。”李桑柔只嗯了一声。
潘定江是潘相爱子,探花出身,他来鄂州,确实比王章这样的无名小辈,更容易招揽人心,也更容易让士子归心。
唉,人在世上,从来都不是单纯的一个人。
“这里看大江,最美。”两人走到东城瓮城,顾晞指着前面的江山江水。
月光之下,江面上闪着微微的银光。
“过于安静了。”李桑柔叹了口气,她喜欢白帆片片,灯火点点的江面。
“我也觉得热闹了好,热闹的江面,才是流淌的银河,现在,全是水。不过,很快就会热闹起来。”顾晞指着江面笑道:
“还记得咱们头一回见面,就是在这江面上。我记得,是藏在江心洲一片芦苇丛里,那船小得很,就是三块板,我躺在船板上,伸伸手就能够到水。
后来,你问了我好些话,我用了守真的名姓,咱们换了条大点儿的船。”
顾晞的话顿住,片刻,一边笑一边接着道:“黑马这厮,听到个文字,那份殷勤,一头扎进江里,要摸鱼给我补一补。
摸了三四条鱼,你炖了鱼汤,他先端一碗要侍候我喝,可你一句叫大常吃饭,这厮立刻放下鱼汤,冲去抢饭,吃了一半才想起来跟我交待一句,说鱼汤太热,得凉凉,他吃好饭正好。”
“黑马他们,活了十几二十年,饿了十几二十年,对他们来说,吃饭这事儿,是天底下最大的事儿,不管是谁,都不能排在吃饭前头。”李桑柔笑道。
顾晞斜瞥着李桑柔,“那你呢?”
“对他们来说,我这个老大的意思,就是天天都能吃饱饭。”李桑柔笑眯眯解释道。
顾晞失笑出声。
“他们把我捞上岸,我刚醒过来,就听黑马和金毛商量,要把我卖了。”李桑柔接着道。
顾晞呃了一声,“大常呢?也想把你卖了?还有那个瞎子。”
“大常那时候瘦得像根竹竿,那会儿正病着,高热不退,瞎子把我捞上来,摸到我手肘上的剑,就后悔的不行,说惹了大麻烦了,正懊恼自己眼贱嘴贱手贱。
我就跟黑马和金毛说,让他们给我点儿吃的,让我吃饱,只要他们让我吃一顿饱饭,我就让他们从此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顾晞扬眉看着李桑柔。
“金毛说,就算卖,也得让我吃个半饱,得能让我自己走路,不然卖不出价。
他们两个,给了我半碗剩饭。
当天夜里,我溜进家邸店,偷了一小块银子,一串铜钱,就是同福邸店。
第二天,我带着黑马和金毛,买了二三十个馒头,大常一口气吃了二十四个馒头,睡了一夜,病就好了。”
“赵明财知道你偷过他银子吗?”听到同福邸店,顾晞想到赵明财,有几分怅然。
“嗯,后来,我告诉他了。赵掌柜说邸店钱箱里,他常年放着一小块碎银子,半吊钱,留给梁上君子。”李桑柔轻轻叹了口气。
她有点儿怀念刚来的那一阵子。
她努力适应她的身体,适应这个落后无比的世间,看着大常一天比一天健壮起来,看着那群小乞丐,一天比一天人模人样。
人模人样是米瞎子的话,十分贴切。
现在,当初跟在她身边,后来一个个都相当人模人样的小伙伴,越来越少,连金毛都走了。
她有点儿难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